大厨三度来掌勺!世界杯迫近范加尔能端出什么菜?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jdgg.com/,那不勒斯队

古稀之年三掌橙军,即将在本周日迎来70大寿的“范厨师”,送给自己的不是一份生日大礼,而是搏上一世英名的豪赌。伴随着欧洲杯刚一结束德波尔就被解职,此前一度新帅难产的荷兰足协,敢如此雷厉风行,显然是已有备案在手。伴随着范加尔再度浮出水面,被传早已签约的双方,所差的无非例行公事的官宣而已。

眼下,70后少壮派主帅逐渐在国家队抢班夺权,但货线后”范加尔,不问职业足球多年,究竟是洞明世事还是老不堪用,着实只在一线年绝缘洲际大赛的橙军,此前曾为盲从老帅付出过惨痛代价,双方的三度牵手,究竟是又一段传奇的开启,还是彼此辜负的序章?

对比赋闲时始终对自己指手画脚,但从未下场执掌国家队的克鲁伊夫,和“球圣”互怼了一生的“范大厨”,对国家队的热爱从来都无需动员,格外“直给”:2000年意气用事的里杰卡尔德输掉和意大利的点球大战后单方面跳船,在巴萨远没到被问责地步的范加尔,前脚含泪辞职,后脚点兵升帐;2012年范马尔维克在死亡之组全败出局,被早就不满其保守踢法的球迷群起声讨,至暗时刻,又是范加尔临危受命,带队拿下一块世界杯铜牌,让4年前的世界亚军,在新周期划出了一个圆满的“V”字轨迹。

如今,时隔7年再度跻身洲际大赛却虎头蛇尾的橙军,显然又是进退维谷:欧洲杯失利、德波尔问斩,已经为此前一年多来的人事变动定调,而接踵而至的世预赛,起步便在伊斯坦布尔跌了一跤的荷兰队,还要面对哈兰德领衔的挪威紧追不舍,9月1日两队便要在奥斯陆展开首回合交锋,稍有闪失,2002世预赛被葡萄牙和爱尔兰夹击出局的噩梦,便要重演,而范加尔恰恰是那支橙军的败军之将。

然而,敢赌上一世英名,第三次拿起橙军教鞭,范加尔固然勇气可嘉,但厨房里还有多少菜品,着实令人生疑。毕竟,自2016年5月被曼联解雇后,赋闲5年之久的范加尔,更多和第二任妻子特露丝一起游山玩水,享受人生,其间墨西哥国家队曾盛邀荷兰人带队出征2018世界杯,但范加尔却打出“夫人牌”一口回绝:“为了照顾我,特露丝1997年之后就放弃了工作,成了全职太太,我原本答应她55岁就退休,但我一直干到了65岁。”

古稀之年再度复出,范加尔的情怀足以感天动地,遗憾的是,眼下的国家队竞技场,对老帅一向不友好。范加尔之前,第一个解锁橙军三进宫成就的,是本月1日刚入主伊拉克队的艾德沃卡特。比范加尔还大了4岁的艾帅,曾先后带队出征1994世界杯和2004欧洲杯,此后又在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期间临危受命,带队打完了剩余征程,因净胜球之差遗憾出局。虽然对国家队忠心同样天日可鉴,但艾德沃卡特解锁的成就,无非是历任橙军主帅的最多胜场,而他和古利特的矛盾、对433的偏执,都在身退之后引发持续争议。

事实上,范加尔上次卸任后,荷兰队原本的思路就是老帅保驾护航,无奈希丁克、布林德太不给力,艾德沃卡特也只是勉强挽尊,同样也不年轻的科曼,上任国家队前人望也不高。而世纪之交那届两进洲际赛事四强的荷兰队,科库、斯塔姆、哈塞尔巴因克转行主帅后都相当失败,德波尔已是矬子中的将军。而今,国难思良将的荷兰队,已经禁不起再度绝缘洲际赛事的跌落,请回范加尔再度操盘,何其无奈?

纵观范加尔前两次橙军执教经历,一次跌到谷底,一次站上巅峰,反差不可谓不大。但耐人寻味的是,2002年世预赛,坐拥范尼、克鲁伊维特、马凯和哈塞尔巴因克四大神锋,保留了博格坎普之外全数班底的橙军,防守一戳就破,进攻端则是鸡多不下蛋,生生是范加尔执教的99-00赛季巴萨的翻版。但7年前范加尔的那支荷兰队,四大才子仅存其三,且都是三旬老汉,但硬是凭借德佩、德弗赖、维纳尔杜姆、小布林德甚至费尔等一众生力军,看似格外平民的橙军,居然在7场比赛中常规时间保持不败!

山珍海味,往往做不出名堂,寻常食材,却能烹饪得有滋有味。1990年代初成名至今的范加尔,无论打造阿贾克斯,还是重塑阿尔克马尔,30余年教练生涯证明,自己更适合掌勺的类型,是平民口味家常菜。而历经欧洲杯出局后,荷兰队眼下值得托付的球星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不到1年的世预赛征程,擅长提携新人的范加尔,势必要启用更多新面孔,无论是刚转会多特蒙德的马伦,还是欧洲杯上一战成名的小将廷伯,都会得到更多机会。

而另一个有利因素,是橙军三线核心德佩、维纳尔杜姆和德弗赖都是范加尔一手提携的嫡系,论三军用命,甚至更胜于科曼。而伴随着范戴克回归,倘若两人能推心置腹,避免昔日里瓦尔多、里克尔梅等巨星与范加尔决裂的悲剧,这支荷兰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仍旧值得期待。

当然,70岁的年纪和1年半的合同,已经坐实了范加尔的救火队员身份,真正令荷兰足协动心的,是身为范加尔副帅的弗拉泽,此前执掌鹿特丹斯巴达颇受好评的他,能放弃主帅身份甘心担任范加尔副将,乃是得到了后者和足协的双重承诺:卡塔尔世界杯结束,无论橙军战绩如何,弗 拉泽都将接班范加尔,成为荷兰队新任掌门人。经历了科曼去夏的自掏腰包赎身,备受被动换帅之痛的荷兰足协显然要规避往事重现。2006年,身为荷兰队头号夙敌的德国队,主帅克林斯曼将教鞭交给了名气有限、但更谙熟国家队氛围的勒夫,后者带队拿到了本世纪德国惟一一个大赛冠军。如今,同样名不见经传的弗拉泽,会在荷兰队复刻这段佳话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