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帝国人才流失严重无力长久支撑国家兴盛

葡萄牙从国土资源和人口规模来看是一个小国,但凭借当时领先欧洲的航海技能开启了海外拓殖的冒险事业,在全世界率先崛起。葡萄牙人强烈的探险精神以及有关利益保护机制,促进了扩张事业。

● 葡萄牙从国土资源和人口规模来看是一个小国,但凭借当时领先欧洲的航海技能开启了海外拓殖的冒险事业,在全世界率先崛起。葡萄牙人强烈的探险精神以及有关利益保护机制,促进了扩张事业。但是后期主要由于人力资本总量有限,没能进行相应的知识更新,国内矛盾处理不当等原因导致人才流失严重,无力长久支撑国家的兴盛。从国家战略高度重视人力资本建设,营造宽松和谐的社会氛围,稳妥推进社会结构转型,建立尊重人才和激发积极性创造性的激励机制等经验教训,对于当代中国人力资本建设具有启示意义。

葡萄牙在世界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在15-16世纪时引领海外拓殖潮流,成为世界范围内率先崛起的大国。它国土面积仅有约92000平方公里,但开拓的海外殖民地面积达本土的100倍。然而,葡萄牙帝国的没落如同其崛起一样迅速,其缘由更是错综复杂,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考察这一兴衰历程,我们发现人力资本因素在其中有着独特的影响。尽管当时世界处于资本主义发展的萌芽时期,而葡萄牙从崛起到衰落不到200年时间,但这一历史考察对当今中国崛起中的人力资本建设仍具有启示意义。

历史上,葡萄牙先后被罗马人、西哥特人即日耳曼人、摩尔人占领。这种占领在相当程度上意味着不同宗教力量的角逐,不仅影响当时时局发展,对后世也一样影响深远。葡萄牙人在驱逐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的斗争中,于12世纪建立起了独立的民族国家。到14世纪末,葡萄牙取得了抵抗强邻西班牙的军事胜利,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较为稳固,遂开始了海外探险与开发征程。葡萄牙海外扩张事业可视为中世纪晚期葡萄牙国内社会力量交叉合力作用的结果。最初葡萄牙在大西洋上进行海岛殖民,主要是在马德拉群岛和亚速尔群岛,1415年对非洲摩洛哥休达城的占领具有标志性,开始了非洲殖民,掠夺黄金和进行奴隶贸易。在15世纪末,对美洲的发现开启了美洲殖民,特别是在葡萄牙人经营下,巴西成为一个悲伤而又繁荣的殖民地。1498年,达·伽马率领船队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开始在亚洲拓展殖民地,印度果阿、中国澳门是代表性的殖民地要塞。16世纪上半叶,葡萄牙同时在非洲、美洲、亚洲进行海外殖民开发,达到了殖民活动的顶峰状态,但危机也同时到来,西班牙、荷兰等国也开始海外殖民和贸易竞争。由于海外殖民财富只是使少部分人受益,葡萄牙国内社会矛盾也有激化。到16世纪时,葡萄牙不同阶层、不同地区的争斗使国内关系变得紧张起来。随着西班牙伊斯兰力量被削弱,整个伊比利亚半岛形势对穆斯林极为不利,葡萄牙也结束宗教宽容局面,立法禁止穆斯林和犹太人公开表达信仰。到16世纪下半叶,年轻国王塞马斯蒂安重新信奉国家兴盛关键在于陆地征服的观念,向非洲摩洛哥发动军事行动却失利,国王下落不明。葡萄牙国内政局变故使强邻西班牙获得支配葡萄牙的机遇,伊比利亚半岛建立起了西班牙主导的西班牙-葡萄牙联合王国。此后,葡萄牙在世界范围内的殖民活动也相应没落了。

葡萄牙帝国兴衰中,国家战略的转向是一个直接因素,但人是历史活动的主体,一定能力素质基础上的特定人群的作用不可忽视。从人力资本视角看,以下几个方面对葡萄牙兴衰产生了重要影响。

受当时国内外环境所限,葡萄牙人必须面向海洋寻求发展出路。虽然从全世界范围来说,葡萄牙人那时发展的航海技术不能说是世界先进,郑和七下西洋表明了中国在远洋航海技术上的优势,但在资本主义扩张前夜的欧洲,葡萄牙人立足于长期的近海航行知识,把眼光投向茫茫大海。在亨利王子的带领下,葡萄牙人设立观象台,并于1418年在南部萨格里什开设航海学院,这是15世纪欧洲最好的航海教学与研究机构。他们聘请了当时欧洲一流的数学家、地学家、天文学家共同研究航海,广泛收集地理、信风、海流、航海等各种文献资料,大量培养本国水手,教授航海知识技能,并改进航海仪器,鼓励造船,研制出了适宜在大西洋上航行的多桅三角帆船,这些工作为后来海洋探险的成功提供了保障,也使葡萄牙在航海这一方面的知识积累和技术更新领先于欧洲其他地区。

在某种程度上说,探险就是一种创新创造活动,探险精神体现求新求变的上进心,是高素质人力资本的内在要求。葡萄牙人并不缺乏探险的动机,寻求黄金、香料等财富,与伊斯兰教争夺灵魂即扩大基督教的影响,是主要的海外探险扩张的目标。历史上的常年征战,在葡萄牙国内造就了一个好战的贵族阶层和剽悍的农民阶层,向海外扩张获利近乎全民共识,葡萄牙成为当时海上力量最强大的国家,大量水手迁居至此。而探险活动实际上带来的丰厚利润又进一步刺激了探险精神。与此同时,葡萄牙人的探险与开发行为尽管主要以武力为后盾,但面对新环境,也表现了善于合作和学习的一面。他们不仅自身注重团队合作,也吸收和运用新发现地方人们的智慧,从而能在异地生存发展下来。比如,1498年达·伽马就在非洲东海岸肯尼亚的马林迪,让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航海家马杰德作为自己船队的向导。一些史料表明,很多贸易包括一些奴隶贸易也是建立在葡萄牙人与当地人和平的接触基础上。

人力资本不仅强调人的知识和技能,更强调要调动人们发挥知识技能的积极性,相应的制度机制极为重要。大量葡萄牙人投身海外拓殖事业,虽然有利益的诱导,但更重要的是,葡萄牙王室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使这种获益得到坚实保障,常见的形式就是法令或特许状。比如,1438年阿方索五世即位后,摄政王佩德罗把哈博尔角以南航海与贸易垄断权交给亨利,免除航海所得收益一切税金。葡萄牙王室还给私人探险者颁发特许状,允许他们获得所发现的一切。恩里克王子还独创了对西非冒险的船只征收抽成的制度,使探险成为人人可参与的事情。那个时候的葡萄牙人有着令人惊讶的进取心和极坚韧的性格。

葡萄牙在早期通过大量国家(王室)投入掌握先进航海技术进而建立庞大贸易帝国后,急需的知识和技能转变为如何管理和维护这一庞大工商业帝国。总体上说,葡萄牙人的海外拓殖具有更多掠夺而非经营色彩。对国外殖民地的统治,需要超常的管理或统治技能,必须增设法律和司法代理人,配备称职的官员来治理,一味搜刮和贪腐,必然导致治下民众的激烈反抗。当时许多葡萄牙官员参与到非法走私中,也使得官方系统失去了办事效率和对国家的忠诚心。在国内,包括外贸管理在内的国家管理出现了混乱,财富流失严重。同时,在崛起中富裕起来的葡萄牙却盛行享乐之风,葡萄牙人积累的大量财富并没有投资于再生产和进行大规模培训教育,而是用于奢侈消费之中。当时社会上的教育是封闭式的,主要面对上层社会。

不少优秀青年人作为军人出外流血流汗,或战死或伤残。派驻国外的官员往往年老时才返回,回来后又需要人照料。不少移民对作为母国的葡萄牙缺少怀念认同,反而对所在地产生归属感,并在异乡扎根,这与当时葡萄牙国内社会结构环境有关。在那个封建王朝时期,葡萄牙国内社会阶层主要由王室、贵族、教士、大地主、农民等社会阶层构成,工匠等中产阶层虽有发展但始终未能壮大。后期的宗教迫害还让一些主要从事工匠或资金借贷的穆斯林和犹太人远走异国他乡。特别是1495年,曼努埃尔一世即位后决定驱逐犹太人,这导致人力资本的重大损失,这个国家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商业人才。16世纪20年代,葡萄牙国家科学界的领头人都走了。即使通过奴隶贸易,葡萄牙也补充了一些人力资源,但整体上看大量人才以各种形式流失了。16世纪,葡萄牙每年引入2000个奴隶,却有3000―4000个葡萄牙人移居国外。农业人才的流失让葡萄牙本国经济实力进一步削弱。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海外扩张和移民的意义就在于追求好的生活条件,摆脱压迫制度。

崛起之初的葡萄牙人口总量当在100万左右,在鼎盛时期的葡萄牙于1527―1532年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人口普查表明,当时的人口总数在100万―150万间。这固然表明,对于一个国家的崛起来说,人力资本存量并不是一个关键因素,但就当时国际较量中的葡萄牙而言,人力不足也的确制约着葡萄牙的海外拓殖事业。在坚守海外要塞中,虽然有雇佣军助力,但葡萄牙的海外驻军人数通常是很少的,有的驻点驻军仅约50人。这虽然衬托出葡萄牙海外开发中离不开和平或外交手段,但在信奉硬实力的那个时代,军人就是一种有代表性的人力资源,葡萄牙这样的人力资源总量是经不起消耗的。1515年在与摩尔人的海战中,一次就有4000名葡萄牙士兵丧生。在国内,人力的不足,也导致传统产业的凋敝。人力资本存量有限,与它疯狂建立的贸易帝国之规模不相称,是使得葡萄牙在与心怀忌妒的欧洲其他国家激烈竞争中很快败下阵来的一个重要因素。

人力资本对大国崛起之影响的分析虽然要结合时空来进行,但15―16世纪时葡萄牙兴衰中的人力资本因素,也折射出一些深层启示,对我国当前人力资本建设具有重要参考借鉴意义。

葡萄牙当时的内外环境决定了向海外寻求发展空间成为基本的国家发展战略,为此就要有相应的探险家、水手。这一方面的人力资本建设,包括必要的知识技能的准备,也就具有国家战略意义。葡萄牙王室是支持海外探险的主体,这本质上体现了国家意志。建设航海学院在当时都不可能由个人力量或社会力量所能办到。从国家发展战略高度重视人力资本建设,要求国家加大人力资本建设投入,并制定人力资本发展规划。葡萄牙后来也因人力资本所限调整国家发展战略,放弃维持远方军事力量的战略,希望建立家门口的帝国,但不幸的是打了败仗。

葡萄牙崛起时是中世纪晚期,也是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中产阶层在慢慢发展,也是人力资本的新载体,律师、手工业者、商人代表着当时社会急需的人才群体,但最终并未发展壮大,反而在扩张中没落了。一个重要因素是封建王朝的专制,国家压制了社会,也钳制了人力资本的发展。在葡萄牙建立起庞大贸易帝国后,国家成为最大的商人。葡萄牙商人不善经营管理,与国家过分控制集权似乎有着某种联系。中产阶层在社会中发挥更充分的积极作用,也意味着社会有了更强大的人力资本。但葡萄牙缺少一个巨大而殷实的中产阶级作为承担冒险中贸易的主力,也缺少大量有经验的银行家。

葡萄牙崛起之初,受当时地域政治环境影响,宽容非基督教人士,社会气氛相对平和,再加上崛起初期带来的繁荣富裕,这些对邻近的非洲和欧洲国家的人才具有吸引力。但后期的宗教迫害,以及国内社会矛盾的紧张,导致人才外流。这都提醒人们,要吸引人才和留住人才,必须营造和保持一种宽松包容的社会氛围。

葡萄牙后期迅速没落与它没有发展起与庞大贸易帝国相称的商贸管理和新型社会治理体系相关,说到底是没有进行这一方面的知识开发和人才准备。而后期崛起的荷兰,则发展了现代化的公司等组织形式,成功的典型是东印度公司。适应时代需求开发人力资本,就要准确号准时代脉搏,进行持续的知识更新和人才培养。一个国家必须有一大批人掌握引领时代的知识技能,才可能在国际竞争中走在前列。

早期葡萄牙鼓励人们探险开发,王室制定的一系列法令举措有重要的促进作用,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积极性,使国家声威昌盛。而到后期,由于在外的文武官员贪污腐化,不同群体利益没能得到有效规范,人们出国冒险的积极性也消减了,人力资本作用的指向不是有利于国家利益。这说明,人才激励机制也要随着社会环境变化进行相应设计。

葡萄牙进行航海准备时以开放心态和国际眼光吸纳了欧洲一流的相关人才,为葡萄牙率先崛起创造了条件。在海外拓殖活动中,也招募雇佣兵补充兵员,聘用当地人才协助管理,贩卖奴隶补充殖民开发力量和国内劳动力的不足。尽管有些形式在现在看来是野蛮的,但在当时却有必要性,体现了为我所用的方针。不过使用奴隶对葡萄牙本国的农业劳动者来说,又显得不够尊重,农民不愿从事与奴隶一样的劳作而纷纷卖掉土地挤到城市,或移居海外。

综合素质包含多方面内容,但葡萄牙兴衰特别反映创新精神的重要性。这在知识技能快速更新的当代更有启示意义。葡萄牙崛起初期人们认为,“航海势在必行,生命无可惋惜”,他们不怕吃苦,勤于创新创造,乐于面对陌生的环境。但是后期一些人却贪图享受,不愿冒险,保守心态日浓。打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循环,需要人们保持肯干苦干精神,勇于创新。此外葡萄牙人在海外殖民中不能平等对待当地文明,激化了他们与当地人的社会矛盾。当代人力资本建设要着重在创新和平等两个方面提高个体的素质。

尽管它不是一个关键因素,但具有重要影响。葡萄牙本身人力资源总量有限,在崛起又中消耗了大量人才。要维系大国兴盛,就必须一方面汇聚他国人才增强本国人力资本优势,另一方面努力使自身人口更替保持在一定水平上。当前许多国家正为人口增长乏力担忧,中国也即将面临人口结构的重大转型,应未雨绸缪,合理谋划应对举措。■

(报告执笔人:包雅钧,课题负责人:隆国强,协调人:贡森,课题组成员:林家彬、李国强、王辉、刘理晖、宣晓伟、喻东、包雅钧、宋佾珈、张冰子、单大圣、李昂、田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jdgg.com/,格拉纳达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